AB亚洲馆网上开户 > 名人盘点 > 曾毓群:被特斯拉和苹果共同青睐的新能源电池大王

曾毓群:被特斯拉和苹果共同青睐的新能源电池大王

AB亚洲馆网上开户 2021-03-18 10:42:48 来源:观止研究院
  之前,有个故事一直被大家津津乐道。同为福建人的美团创始人、CEO王兴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个人账号里发文说:
 
  “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他当年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那狭小的办公室就被震了一下,只见墙上五个大字「赌性更坚强」!他说当时他心想这果然是福建人,调侃说「你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事实上,王兴的说法有些出入,多了个“更”字,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办公室墙上那张字幅其实是四个字:“赌性坚强”。但也没有太大影响。
 
  曾毓群所说的“赌”,是一种对市场的洞见,是一种发挥想象力的奋斗,是一种对未来可能性的探索,既然是对未来的探索,就必然有未知的地带和挑战,是否能笑到最后,还是得靠曾毓群的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包括领导技能的软实力和专业技术的硬实力。
 
  2020年以来,宁德时代市值一路高涨,逼近万亿大关。
 
  宁德时代创办之初,只是电池行业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但在2017年,曾毓群带领的宁德时代的动力锂电池出货量,高达11.84GWh,位居全球第一。把稳居“电池大王”多年宝座的比亚迪老板王传福拉下马,晋升“新能源大王”,曾毓群与他创始团队前前后后仅花了6年时间。
 
  曾毓群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凭着一股坚韧不拔的精神,熬过一次次熔炉的锻炼,才走到现在的地位。
 
  他从大学毕业到了拥有“铁饭碗”的国企,因为不想过这种毫无波澜的日子,选择辞职,去了东莞新科磁电厂工作,在这里工作的过程,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熔炉,是一次人生的历练,在这个熔炉里,他积累了技术的专业知识,学习了领导的新技能,从一名普通的员工,到小组长,再到工程总监,最后成为该公司第一位大陆籍总监,31岁便成为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级管理人员,此时的他不仅技术上得到了提升和加强,也开始接触到公司管理,为他下一次的人生跨越做准备。
 
  他从新科磁电厂辞职以后,和梁少康、陈棠华合伙创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这时他在新科磁电厂积累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派上了用场,从带领团队一起攻破最初产品研发的难关,到逐渐获得客户,与客户建立持续的联系,逐渐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小有名气的公司。这个过程,是一次熔炉,在这个经历熔炉的过程中,曾毓群的领导能力、技术能力、沟通能力以及处理问题的能力都得到了提升和加强,同时也为下一次创业做准备。
 
  当他离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选择聚焦动力电池领域,创办宁德时代的时候,再次创业,无疑对他来说,又是一次从零开始的新挑战,但是这也是一次不断强化旧知识,学习新知识的机会。他凭着自己的技术实力、市场洞见和一股拼搏的劲,用了6年时间,让宁德时代快速崛起,甚至超越了国内第一的比亚迪,成为动力电池领域内的一匹黑马。
 
  创业,本来是一条充满冒险和艰辛的路,更何况经历两次创业。虽然创业是一场冒险,有太多的未知,但就是因为有这种未知,才会遇到更多的惊喜和新机会,同时这也是一种对性格和能力的磨练。危机与机遇同在,就在于你如何看待和处理。
 
  曾毓群的两次创业,对他来说,无疑是两次冒险,两次熔炉,但同时也是两次险中求进的学习机会,不仅丰富了他对市场、客户、团队以及自我的认识,又提升了自己对公司和团队的领导能力,让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看一下曾毓群是如何一步步获得今天的成就的。
 
  1、第一次创业:创立新能源科技
 
  1968年的春天,曾毓群出生于福建省宁德市岚口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人为他取名为曾毓群。
 
  孩童时的曾毓群虽少言寡语但却聪颖异人,十七岁便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
 
  1989年毕业后,曾毓群被分配到了家乡的一家国企,全家人都在为这个来之不易的铁饭碗而感到喜悦。
 
  但是这份喜悦只持续了三个月。三个月后,曾毓群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辞去国企的工作,只身前往改革开放最前沿——广东。
 
  离开安稳的生活,前往陌生的城市,开启一段新的工作旅程,曾毓群的第一次熔炉时刻即将来临。
 
  来到广东的曾毓群,经过再三权衡,最终选择了一家名为东莞新科磁电厂的公司,该厂隶属于日本新材料巨头东京电气化学工业株式会社(TDK)的全资子公司——新科实业有限公司(SAE),主要生产硬盘、磁头、数码录像机等产品,其客户涵盖三星、东芝、富士通、日立、西部数据等国际数码巨头。
 
  曾毓群到新科电子任工程师两年后,他的老同学黄世霖,也辞去公务员职务,赴东莞和曾毓群相聚。
 
  在新科实业工作的期间,曾毓群遇到了影响人生轨迹的两位贵人。
 
  第一位贵人是陈棠华,曾毓群最初的上司。陈棠华,是一位美籍华人,祖籍江西南康,他的爷爷陈赞贤,是全国早期工人运动先驱、中共赣州组织创建人。早年,陈棠华毕业于台湾大学化学系,同台湾前行政部门负责人刘兆玄大学同学,也是好朋友。
 
  ATL第一任总裁陈棠华(前排左2)
 
  在新科电磁厂工作期间,曾毓群精力充沛、工作认真又敢于承担,而这些都被上司陈棠华看在了眼里。
 
  就这样,曾毓群凭借着出众的专业能力被一路提拔,从小组长做到工程总监,并且成为了该公司第一位大陆籍总监,31岁便成为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级管理人员。
 
  在陈棠华的悉心栽培下,曾毓群曾先后几次前往美国深造,并在留学期间接触到了世界最前沿的电池生产技术。
 
  而正在此时,曾毓群生命中的第二个贵人出现了,他就是时任新科实业(SAE)CEO的香港人梁少康。
 
  梁少康,原来受聘于港资企业“香港新科实业”,后来它被被TDK集团收购,所以梁少康也跟着转入,之后荣升为SAE总裁。
 
  在梁少康的带领下,SAE稳占全球最大的硬盘读写磁头独立供货商的地位,并成为TDK集团旗舰子公司。后来,梁少康出任TDK集团大中国地区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同时他也是TDK自1935年创立以来,唯一的一位非日本籍的常务执行理事。
 
  在1997年全球第一台MP3横空出世时,梁少康立马意识到新的电池技术就要来了,公司必须开发新的产品线。梁少康报了上去但总公司却没有批准,于是梁少康萌生去意。
 
  但是去电池领域开疆拓土,梁少康还需要帮手,能力出众的曾毓群成了他的第一人选。梁少康找到曾毓群,告诉他自己非常看重看他的技术和能力,并劝说曾毓群同他以及陈棠华一起去创办一个电池企业。
 
  当时,曾毓群没有答应,因为当年已有另一家猎头公司看上了曾毓群,想让他离职到一家深圳公司当总经理,统筹企业的管理。
 
  遭到拒绝后,梁少康又找到了曾毓群的直属上司陈棠华,让他帮忙做思想工作,陈棠华为此专门从美国飞回来。经过数番详谈,曾毓群最终被说服,三人合伙创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注册地在香港,首家工厂设在东莞。
 
  那时在电池领域创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技术是第一道门坎,他们的团队当时不具备做电池的基础。再者,电池市场猛将云集。来自日本企业生产的电池品质稳定,质量出众,中国企业很难与之竞争。市面上主流的电池市场更是已经被诸如索尼、松下之类的日企牢牢占据,想要在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就要找到一个新的方向。
 
  当时,诺基亚上新了一款运用索尼新电池技术的翻盖手机。手机一经推出,就引来了市场的热烈反响。
 
  那时的曾毓群,正为给ATL选择一款有别于主流,但又充满竞争力的电池而苦恼着。为此,他几乎买光了市面上所有的电子产品,没日没夜地和技术团队一起拆解研究。
 
  当看到诺基亚的这款产品后,曾毓群知道,他找到了那个能帮ATL突围困境的电池——没有固定形态的软包电池。
 
  因此曾毓群拿着公司的700万元启动资金,跑到美国贝尔实验室,购买了聚合物锂电池的技术专利,准备制造聚合物软包锂电池。此前,贝尔已经将这项专利授权给了20多家公司。
 
  本以为买了专利之后就可以顺利造电池赚钱,然而,经过研究团队测试发现,这种聚合物锂电池有一个致命缺陷——反复充电后容易胀气鼓包变形,产品有爆炸的可能。咨询贝尔实验室,对方表示这是产品特性决定的,无法解决。
 
  这时曾毓群在新科电磁厂工作期间,在技术专业能力上的积累,以及刻苦钻研的精神,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很大的作用。
 
  此时,公司的创业资金所剩无几,产品却无法量产,摆在他们面前的选项只有一个——攻破这个难题。
 
  曾毓群不甘心自己的的心血和资金付诸东流,他开始没日没夜地钻研,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两周没有出门,思考电池为什么会鼓气。
 
  他带头做了大量测试和实验,反复推倒重来。最终经过苦苦思索,他推测问题可能在电解液成分上。锂电池能使用的温度上限是85℃,而贝尔实验室的电解液中有些成分沸点为93℃,非常接近锂电池温度上限。这会不会是电解液造成的锂电池胀气呢?
 
  围绕这个思路,曾毓群和整个技术团队讨论了整整一个下午,随后又联系电解液的生产企业,一同制定出了七个新的电解液配方,一一排除了低沸点的物质成分。两个星期后,根据新配方做出来的电池竟然真的不鼓气了!接着ATL整个创业团队干劲十足,重新研发了大部分的生产工艺路线,实现了软包锂电池生产的量产化与自动化。自此以后,ATL名声大震。
 
  在全球20余家购买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中,ATL成为了唯一实现产品量产的公司。一次失误,但却成就了ATL技术的竞争优势。从此以后,专注技术成为了ATL成功的不二法宝。
 
  除此之外,这次的经历,是曾毓群的一次熔炉,磨炼了曾毓群处理和解决问题的应变能力,以及与团队合作、协同、沟通的能力,在与团队一起攻克难关的时候,增强了团队的凝聚力。这些对他管理公司,带团队都有很大的帮助。
 
  成功解决了电池中的鼓气难题后,ATL在中国众多电池厂商中一鸣惊人。2000年正值国内移动电话开始普及的高峰期,很多国内手机厂家从韩国方案商那里买来零件,组装之后就成了手机,而且销量还不错。不过在整个手机产业链中,国内手机厂商非常依赖于韩国方案商,除了电池,其它零件可以改动的空间非常少。
 
  于是,凭借灵活的封装工艺,ATL与手机厂商谈判中,产品报价是韩国电池的一半,容量却又能增加一倍。没有哪个手机厂商客户能抵抗这个优势,电池订单纷沓而来。靠着极高的产品性价比,ATL迅速的占领了手机行业的电池市场。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01年,ATL就实现了累计出货100万颗电芯的惊人成绩。
 
  2002年6月,ATL首次实现了单月盈利,最终全年盈利超过500万美元。在强力的业绩成绩的支撑下,ATL顺利的获得了台湾汉鼎的A轮融资。在2003年,ATL又获得了凯雷投资(美国)和3i集团(英国)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2004年,ATL强大的技术实力吸引来了一位神秘的国外客户。这家企业此前已经找过很多国际巨头锂电池公司,但是锂电池寿命过短、电池鼓气、形态定制等问题始终没有方案可以解决。于是ATL为这位国外客户试制了专用的异形电池,成功的解决了客户面临的所有产品问题。而令ATL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签下一份1800万颗电池的订单。
 
  而这个神秘客户就来自于苹果公司,搭载这款专用的异形电池的产品就是当初红极一时的iPod。两家对质量精益求精的龙头企业走到了一起,一合作就是15年。
 
  随着苹果的快速发展,ATL扶摇直上,从半路杀出的黑马渐渐成为了锂电行业产业龙头。
 
  这次与苹果的合作,让曾毓群积累了与客户对接的经验,加强了与客户的沟通能力,增强了对市场的认识,从而也更加坚持要不断创新,发展技术。
 
  可在企业顺利步入正轨时,难题又来了。
 
  2004年,在ATL的一位凯雷投资的董事去比克电池参观回来后感慨:“我们完了,ATL便宜,要知道人家能更便宜了。”
 
  面临竞争对手的价格优势,摆在投资者的前面只有两条路:要么上市收回资金,要么卖掉股份回笼资金,然后投入下一轮的产业投资。
 
  2005年三大投资机构一同提出要撤出资金,ATL不得不寻找新的投资人。最终,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将ATL卖给了老东家新科的母公司——日本TDK集团。
 
  ATL由一个中国企业,变成了一个100%日资企业。
 
  股权变化虽然对ATL的飞速发展没有影响,ATL客户名单越来越多,其中包括了三星、华为、VIVO、大疆等行业巨头与明星企业,但是却为曾毓群创办宁德时代拉开动力电池帝国的序幕埋下了伏笔。
 
  2、第二次创业:创立宁德时代
 
  2007年,我国开始考虑以补贴的方式,扶持新能源汽车行业。
 
  2008年,政府借奥运会之机,开始用政策+财政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
 
  风口刚刚有了苗头之时,灵敏的曾毓群就嗅到了机会:新能源汽车将带给锂电池行业巨大商机。
 
  在曾毓群的主导下,2008年,ATL成立了动力电池部门,由黄世霖负责,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开发。
 
  2011年,新能源客车市场规模初现端倪。但由于当时国家法规限制,外资企业(ATL被卖给了日本企业TDK集团)无法生产动力电池。
 
  这让曾毓群认识到掌握公司决定权的重要性。于是曾毓群与黄世霖决定将动力电池团队完全独立出去,由自己掌握主动权和决定权,宁德时代因此诞生。
 
  曾毓群的第二次熔炉准备开启。
 
  2012年初,华晨宝马筹备生产首款纯电动车“之诺1E”,在全国范围内筛选优质合作伙伴。宝马对其供应商的要求非常严格,光是生产标准就有整整800多页的德文文件,另外要求一名宝马高级工程师驻公司两年,全程监工。
 
  而刚刚成立的只有ATL技术背景的宁德时代,硬是一字一句的啃下这份800多页的德文技术文档,满足了宝马所有苛刻的技术,成为了宝马的核心供应商。
 
  与宝马的合作,让宁德时代受益颇多。正是因为宝马对于技术的严苛要求,提升宁德时代不断提升电池的生产及检测水平。同时,也让曾毓群深刻体会到了客户真实的需求和标准,促使曾毓群加大对技术和人才的投入,增强公司的综合实力。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宁德拥有技术研发人员5364名,研发人员数量占比20%,整体研发团队规模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
 
  随后,不仅客车企业的新能源订单增多,北汽、吉利、长安等乘用车企业也相继选择宁德时代作为其供应商。
 
  成立后的第四年,宁德时代就超过两家韩国电池企业,做到全球第三。
 
  自此,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站稳了脚跟。
 
  2017年,宁德时代的营收达到近200亿元,净利润高达42.88亿元。也就是这一年,在国内市场份额上,宁德时代超越了比亚迪。
 
  2016年还是电池行业老大的比亚迪,在2017年就把老大位置拱手让给了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的这次超越,除了自身在技术上的优势,还与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的决策失误有关。
 
  2014年,为了让比亚迪电动车能领先国产汽车,王传福定下了比亚迪电池不对外出售的策略,试图对国产汽车进行技术封锁。
 
  尽管此举能起到一定的技术垄断作用,但对刚刚成立不到四年的宁德时代而言,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2017年起,宁德收获了一大批客户,比如北汽、现代、捷豹路虎等等。
 
  同时,宁德时代还主动降价抢占市场份额。众所周知,性价比高的产品,更受市场青睐。2017年年底、2019年下半年,宁德时代两次主动降价,这一举措使其市场份额不断攀升。
 
  2018年,宁德时代以23.52GWh(亿瓦时)的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拿下第一,上半年国内市占率就达到42%。
 
  同年6月,宁德时代在创业板上市,募集资金53.5亿。
 
  2019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这时,宁德时代的国内市占率,从2015年的12.23%,升至52.14%。
 
  尽管借风扶摇直上,但曾毓群知道,要居安思危,风口总是会过去的,不断学习,坚持创新才是根本。
 
  他和宁德时代依然不能松懈,还要继续加速前进。
 
  宁德时代的这次超越,尽管其中有机遇的成分,但也证明了曾毓群在市场方面的洞察力和远见,同时也是他持续学习、创新、奋斗的成果。
1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新能源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头条号

网站地图 AB亚洲馆现金开户 AB亚洲馆官网线路检测中心 AB亚洲馆网上开户
申博登录不了 水果老虎机游戏登入 澳门太阳城娱乐官网 申博真人番摊娱乐
瑞典本土博彩公司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开户网址登入 u优发娱乐登入 浩博娱乐登入
AB亚洲馆电子游艺 菲律宾娱乐网 AB亚洲馆游戏现金网 OG东方馆娱乐直营网
AB亚洲馆娱乐在线 OG东方馆会员登录平台 AB亚洲馆娱乐下载 AB亚洲馆电子平台
585DC.COM 267SUN.COM 761sj.com 99sbmsc.com 889XTD.COM
588BBIN.COM 888xsb.com S618K.COM 957SUN.COM XSB389.COM
2888DZ.COM 817psb.com S618R.COM 87XTD.COM 66sbsg.com
537SUN.COM 8JHS.COM 187sunbet.com 877TGP.COM DC938.COM